磨刀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刀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刚入股市他们已经开始玩风投了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6:38 阅读: 来源:磨刀机厂家

从3月至今,正是大盘最好的时候,但是38岁的股市短线猎手陆军却撤退了。他把资金转投到了京东股权众筹平台上,仅仅掏出10万元,他就成为了五家创业公司的投资人。

风险投资,其刺激和风险性甚于高空蹦极。过去是专业的风投机构才能玩得转的危险游戏,现在,借助互联网平台,风险投资似乎变成街心花园的跷跷板,人人可以参与其中。

尽管参与者众多,但是风投的危险性并未降低几许。如果你不是风险偏好者,你可以选择另一种众筹方式支持创业项目,那就是产品众筹。但是,热爱冒险的大有人在,刚上线的热门项目,十分钟内就会被哄抢一空。这场危险游戏才刚刚开始。

大佬入场

京东股权众筹负责人金麟认为,2015年是股权众筹主流化元年。

2011年,首家股权众筹平台天使汇进入中国。到了2014年9月份,中国有了21家股权众筹平台。

但是一直到2015年3月之前,中国一线互联网大公司并未涉足股权众筹领域。

“风险太大,比股票还大,你投进去的钱可能血本无归,所以本着对投资人负责的精神,我们推出这个项目,是比较谨慎的。”阿里系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内部人士曾在5月初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此,虽然坐拥数亿互联网金融用户,也曾创造过余额宝神话,但是蚂蚁金服的股权众筹迟迟没露面。

第一个出手的是京东集团。2015年3月底,京东股权众筹平台上线。彼时,已经露面不多的刘强东亲自为股权众筹发布会站台演讲。

自称草根的刘强东解释了京东做股权众筹的初衷,“两个目的,一是成就草根阶层,提供给他们创业机会;二是给那些中低收入者也提供一次风险投资的机会。过去我们做风投的基本上都是有钱人、富人、富豪,募集的都是千万美金以上,中低收入者是没有机会去做风险投资的。而京东的股权众筹希望给草根阶层提供当风投的机会。”

紧接京东之后,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陆金所、苏宁集团也准备上线股权众筹平台。

颇为有趣的是,京东和阿里系都有产品众筹。所谓产品众筹是指创业者在互联网平台上展示创意,博取潜在用户的关注和支持,同时用预购的形式,向网友们募集新产品的生产资金。

与股权众筹相比,产品众筹并没有改变创业公司的股权结构,但是创业公司同样可以通过预售产品的方式获得资金输血。

从2014年4月淘宝众筹上线,截至今年5月初,一年时间收到了21000个项目报名,筹资成功的800多个项目,总金额超过2.5亿元。其中小k智能插座,募资总额度达到2100万元。

一年前上线时,淘宝众筹设置的门槛比较高,只有产品生产好了才能在淘宝上线。今年,淘宝把发起产品众筹的阶段提前。创业公司在项目成立、生产出样品时,就可以向淘宝申请产品众筹资格。

淘宝众筹负责人高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产品众筹是好的试错方式,毕竟资金投入没那么大,还有机会回头看市场到底对你什么反应。从去年11月19日,李克强总理第一次提到众筹之后,淘宝众筹流量翻了十几番。”

但是,无论是京东还是淘宝的产品众筹,其更适合硬件类的创业项目,而移动端应用、线下餐饮、移动O2O、互联网金融等没有实体产品的项目,并不适合产品众筹,对于这类创业公司来说,通过股权众筹来解决资金问题,是更为可行的路径。

而创业公司们发现,到股权众筹平台上拿钱,比到专业的风投机构拿钱更方便。根据美国的统计数据,平均下来,一个专业的投资经理看过160家创业公司,才会选择一个进行投资。因此,对于大部分投资者来说,能够获得投资并非易事。无论是已经上线的京东,还是蚂蚁金服,都拉拢了一大批的专业投资机构,比如红杉等。这意味着,如果创业项目通过了京东的初审,就可以对接一大批专业的风投机构。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投资者会成为创业公司的首批种子用户,双方实现了利益捆绑。

金麟认为,股权众筹的热潮才刚刚开始。

刀锋游戏者

并非人人都玩得起这种危险游戏。

天使汇首席文化官薄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天使投资面向的不是普罗大众,而是风险承受能力较高、具备成熟投资经验的特定投资者:一方面,合格投资人必须资金充足,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另一方面,为了更有效帮助创业者发展,合格投资人必须具备一定的教育背景、职业、商业经验以及投资经验。”

根据天使汇的规则,只有认证的投资人,才能看到平台上的投资信息,目前,天使汇的注册人有4万多名,但是通过认证的只有2000多名。

金麟亦有类似论调。目前,京东的股权众筹分为领投人和跟投人,领投人多为专业机构,而跟投人的基本条件是年收入超过30万,或者金融资产过百万。

京东众筹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其跟投人多数是创业者、公司白领、公司高管等,“资产充足,抗风险能力强”。

居住在成都的80后汪洋,就是京东股权众筹上第一批通过资格审查的跟投人,他喜欢冒险。

但喜欢冒险的汪洋并不莽撞。他粗略估算了一下,家庭持有的动产和不动产累计上千万以上,但是考虑到股权众筹的高风险性,以及回报周期长等特点,他只准备拿出一两百万进行股权众筹。

“这些钱就算亏完了,也不会降低我的生活质量。其次,短期内,这些钱我用不着。”汪洋说,每次投资完,他都让自己保持归零心态,“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冷静。”

3月份,京东股权众筹平台上线之后,汪洋投资了一个餐饮O2O项目。他试吃过产品,觉得味道正宗,此外,相比其他烧钱项目,餐饮类项目变现能力强,现金流好,不用大规模烧钱。

汪洋还有自己的投资哲学:无论是京东、蚂蚁金服、陆金所还是苏宁,“我都会投资第一批项目,那些大平台,为了打造成功案例,总会倾尽全力和资源帮助第一批项目成功,所以这些项目失败的风险比较小”。

与汪洋不一样,38岁的陆军自认为是个相对稳健的投资者,他过去曾在政府部门工作,近几年才下海创业。

过去,陆军的投资主要是股票。“主要做短线,天天看电脑,耗时耗力。”投资股票时,他还设置了止损点,“保证亏损不低于某个线”。

与汪洋类似,陆军也只是拿出了“闲钱投资”,“你不能倾尽所有,那样就不仅仅是冒险了,是疯狂的赌博”。

但是,风险投资的风险系数其实并不低于股市,不过,陆军之所以克服恐惧,敢于出手,原因在于京东的领投+跟投模式。

在京东上线的创业项目上,其融资额度在数百万到数千万之间不等。但是,每个融资项目,专业投资机构的出资占比都过半,甚至高达80%以上。比如,猫酷商场融资3400万元,而领投机构出资3200万元,此举是为了降低普通跟投人的风险。

“专业的风投机构有能力有经验,出资也多,他们总会对项目负责的,跟着他们投,我比较放心。”陆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此外,为了分散风险,陆军每个项目的投资额度都比较低,10万元投资了5个项目,“未来两年,我还准备继续投资二三十个”。

基于合规的要求,每个项目的股东人数有限。而陆军透露,目前,京东股权众筹项目,领投机构和跟投人,少的有二十多个,多得也就三四十个。

“股权众筹,肯定不会成为大众的投资主流。”蚂蚁金服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金麟拒绝透露,目前京东平台有多少获得资格的合格投资人。但是汪洋猜测,实际参与项目的投资者,应该不会超过1000人。

因此,无论是领投人较高的投资占比,还是天使汇和京东平台的合格投资人规模,都意味着股权众筹依然处于刚刚起步阶段,目前分散的普通投资者还只是风险投资的补充力量,远未成为主导力量。

最近,汪洋正在筹划建立一支基金,此举能够把分散的资金收集起来,而且大家群策群力,头脑风暴,也能够降低投资的错误,同时,能够共担分享,共享回报。

如何退出

尽管不用天天盯着大盘,担心股票跳水,但是陆军也有担心,“股权众筹平台上的项目估值现在都有点高。”

泡沫首先反映在主板上,被称为妖股的暴风科技,自3月在深圳创业板上市,连续多天涨停,股价一路从10元左右,飙升至300元高位,其市值已经超过优酷,而从业绩上来说,暴风科技与在美国上市的优酷差距甚远。

这种泡沫同时波及了创投领域,互联网创业项目融资额度和估值不断创造新高。“公司创立没多久,估计就都好几个亿了。”陆军说。

金麟并不否认:“早期企业的估值更多是艺术,而不是非常严谨的科学,现在整体估值都偏高一些,包括新三板、主板、创业板,然后到PE、VC,整个估值还是蛮高的。”

投资前担心估值高,投资后,考虑最多的是如何退出。

汪洋建立的微信群里,大家讨论得最多的就是退出机制,“我们有预期,就是可能两三年,三四年才能有回报。但是,大家还是希望退出机制更灵活一点。”汪洋说。

传统的风投机构,退出机制不外乎三种,第一,公司上市。能够上市的公司,通常意味着高额的回报,但是公司从建立到上市,短则三四年,长则达十年。比如,58同城从建立到上市花了8年;阿里系到美国上市则花了15年,这个过程对普通投资者来说,过于漫长。第二,并购。卖给BAT等大的互联网公司。最近两年,并购越来越多。第三,在下一轮融资时退出。随着资本的强力介入,很多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公司一年融三轮也变得很常见,一年的估值能翻十几倍。

中山证券信用交易总部总经理刘波说,“一个业务要想形成闭环,从开始投资到中间的风控管理,到最后的成功退出,是要靠一个完整的机制来实现的。没有灵活的退出机制,股权众筹就不好玩儿了。”

不过,金麟相当乐观。他认为,非上市公司股权流转的机制逐步在拓宽,“比如,新三板现在挂牌的数量每个月都是100--200家。所以,未来优质企业的退出路径肯定是越来越多的。”

汪洋则注意到了业内关于“新五板”的提法。

央行金融研究所关于股权众筹的一份报告显示,股权众筹应该定位于中国的新五板。具体而言:“主板市场是一板;创业板和中小板是二板;新三板是全国性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交易平台,主要针对的是中小微型企业;新四板则是培育地区性的股权市场;未来,股权众筹平台或许可以模仿新三板,建立‘新五板’,让平台上的股权可以更快的流动起来。”

按照设想,未来股权众筹平台上的股权也许可以流动起来。刘波则提出了具体的退出路径,比如,可以考虑在同一个平台上,允许合格投资人之间,有限制地小范围转让股权。不过,这些设想的落实,需要等待相关政策的放开。(记者/陈纪英)

定西西装定制

张家界西装订做

淮北西装定做

菏泽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