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刀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疫情下的佛山“守夜人”,有辛酸也有暖心收获《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20 15:50:21 阅读: 来源:磨刀机厂家

疫情下的佛山“守夜人”,有辛酸也有暖心收获

疫情下的佛山“守夜人”,有辛酸也有暖心收获

2月15日,骤然来袭的寒潮,让佛山“一夜回冬”。傍晚六时,禅城区南庄镇紫洞村治安队员刘伟康顶着寒风,准时出现在岗亭开始守夜。漫漫长夜,一间简易活动板房成为他与同伴的避风港。从大年初三开始,刘伟康已经连续守夜三周了。

防疫千万线,基层第一线。日前,佛山严格实行住宅小区(村组)封闭式管理,入口24小时要人值守。在全市32个镇街、700多个村居里,数以千计的“守夜人”走向街头巷尾的“卡口”。

他们之中有像刘伟康一样的治安队员,有党员志愿者,还有村干部、派驻机关干部等。虽然身份不同,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守护一方安全。“我将一直坚守岗位,直到疫情结束。”同为“守夜人”的三水区永丰村党员志愿者张志全说。

凌晨时分,在三水区大塘镇永丰村社坦路口岗亭,张志全正为

过往车辆和行人检查身份、测量体温……耐心地调度着现场的秩序。

展开剩余85%

黑夜中守好村居防疫第一关

15日晚11时许,骤雨过后,春寒料峭。刘伟康与5名同伴在紫洞村委会门口的岗亭值守。

忽然,不远处一辆小轿车向村口驶来。刘伟康伸出戴着一次性手套的手,示意小轿车停下。“测一下体温,为大家都好!”他边说边拿出额温枪,对准司机额头进行测量,“36度5,可以了,进吧。”他将司机体温信息记录在表格中,很快完成了这次检查。

刘伟康的背后有一个折叠雨棚,雨棚里办公桌上摆放着测温仪、一瓶消毒液、一沓厚厚的疫情防控宣传单和进出人员登记表。测量体温、登记信息、宣传防疫,这是他与同伴们的主要工作内容。

自疫情发生以来,佛山实行住宅小区(村组)封闭式管理,一批“守夜人”应运而生。每当夕阳西下,他们便从白天的值班员手中接过“交接棒”,开始上岗。

身着红马甲的志愿者与身着制服的治安队员正在村口值守。

紫洞村全村7个出入口都有人值守,其中3个晚上封闭,4个实行24小时值班。自1月27日大年初三开始,刘伟康便和另外十多名队员一起参加轮值。他负责晚班,执勤时间从晚六点到次日凌晨两点。

相较于白天,晚上检查点的人流量有所下降。当晚,在零点前的一个小时里,刘伟康与同伴们共检查了六台进出车辆,还有两三名进出的村民。然而,值夜班并不是个轻松的工作,有着更多更复杂的突发情况。

就在记者采访的前一天晚上,有村民反映发现外来人员翻墙进村,这让刘伟康和同事们忙活了好一阵子。“有的人不从我们这儿进,喜欢抄小道。现在这个特别时期,我们不能马虎。”刘伟康说。

在全市700多个村居,类似的工作场景每天都在上演。“你住在几栋几楼?”“最近有没有去过湖北地区?”“要随身带好个人出入证明,凭证进出。”15日深夜,在高明区杨和镇对川村的防疫检查点,该村“守夜人”之一——经联社干部谢景波,一边忙着为进村人士测量体温,一边普及着防疫知识。与此同时,对川村党委书记谢文星正驾车前往村内其它检查点,开始新一轮巡查。“如今逐步进入复产复工高峰期,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来不得半点马虎大意。”他说。

要克服困倦,更要消除抵触心理

漫漫长夜,“守夜人”首先要战胜的敌人就是“困倦”。在南海区丹灶镇劳边社区沙水村,54岁的治安队员刘树太已连续十余天驻守在村主要出入口。

晚上23时到次日早上7时是刘树太的执勤时间。“凌晨两点到四点这段时间很难熬,又冷又困。好在晚上人不多,我和同事会配合一下,轮流坐在凳子上眯一下。”刘树太说。

裹着雨衣的司机也是一位治安队员,要到另一个卡口值守。

紫洞村党委委员李波也有类似的感受。“凌晨一两点是最困的时候,大家会原地小跑几步,喝口热茶,既驱寒,也驱困。”他补充道,如果实在困得不行,可以在一旁活动板房中的折叠椅上躺一会。

与困倦相比,来自亲人与村民的不理解显得更为棘手。58岁的罗文中是紫洞村民代表,也是一名党员。接到村里发出的值班需求,他第一时间报名响应。从1月30日开始,每三天罗文中会参加一次夜班轮值,时间是16时至24时。

起初,罗文中志愿值班的决定,并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毕竟检查点人来人往,感染的风险也更大,他们不希望我冒险。”对此,他只能一遍遍地向家人解释,“只要我充分做好防护措施,戴口罩、勤洗手,不需要过分担心。”最终,罗文中成功地说服了家人。

梅浩良也遭遇了类似的问题。他是顺德区龙江镇新华西村一家五金企业的老板,受疫情影响,工厂暂时无法复工,原本计划好的旅行也被迫取消,他便自愿报名参与检疫点值班。

一开始,梅浩良是瞒着家人报了名,“母亲已经80多岁,不想让她担心”。然而,没过多久,他母亲还是察觉到了。梅浩良只能一遍遍做母亲的思想工作,消除她的担心。

梅浩良正在为过往车辆中的乘客测量体温。戴嘉信摄

除了家人的担心,志愿者们还需要面对少数村民的不理解、不配合。罗文中坦言,一开始有些村民不了解疫情的严峻性,“不理解为什么回到自己居住多年的村里,要先测量体温”。对此,他只能一遍遍向村民普及疫情知识,让他们了解防疫的重要性。

劝导村民出门佩戴口罩,则是高明区杨和镇对川村党委书记谢文星最“头疼”的事。“在村民数十年养成的生活习惯中,从未有过出门要戴口罩的先例。我们需要通过面对面劝导、村村响广播、下发致高明市民的一封信等多种方式,做通村民工作。”谢文星坦言。

“守好村口就是守护家园”

做一名“守夜人”,意味着日复一日的站岗值守,意味着日夜颠倒的生活作息。尽管如此,每当村居号召时,总有一群人挺身而出,奔赴一线。

“值守防疫检查点需要人力,我们一发起报名立即就有村民响应了。”大塘镇永丰村委会委员刘海明介绍称,永丰村下辖22条自然村,户籍人口超过5000人,防疫压力较大。“我们设置岗亭时,就有不少党员志愿者和村民便主动报名参与轮值,希望能守好永丰村的防疫关。”

永丰村黄普岗村村民小组长张志全便是一名党员志愿者,经常参与永丰村社坦路口岗亭的值班检查工农工作。“我是一名党员,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在哪里,就是这么简单。”他说。

“我们村有7个出入口。按每个出入口分配3名人员值守来估算,仅靠村干部与10余名治安队员值守是远远不够的。”紫洞村党委委员李波介绍称,该村常住人口超4000人,其中外来人口约1600人。为充实值班人力,他每天都会在村党员和村代表群中发出值班需求,“党员和村代表很积极报名,我们现在有100多名志愿者轮流参加值班。”

对高明区杨和镇对川村干部谢景波而言,日复一日的值守工作虽然枯燥,但很有意义。“疫情当前,在卡口守护家园,就是守护自家的安全。”他说,大部分村民们也知道检查点是一道很重要的防线,“如到饭点时,有的村民会主动前来替换,让我们可以回家吃上一口热饭。”

龙江镇新华西村的志愿者梅浩良正鼓励他儿子一同参与值守。“疫情当头,匹夫有责!”他如是说。在龙江镇,新华西龙峰路口这样的村居检疫点有109个,都是由各村居的党员干部带头、发动群众建立的。“党需要我们,我们义不容辞。”新华西村志愿者陈湛成说。目前,顺德全区各村居、小区共设立了1200多个检疫点。顺德区委组织部统计显示,有超过1.5万名青年党员在寒夜里甘当“守夜人”。

来源:南方+

编辑:钟俊莹

苹果iOS版加速器

WindowS版加速器

翻墙回国

翻墙回国-IP地址溯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