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刀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地产商伍育华之死房价上涨利润分配纠葛酿惨剧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9:39 阅读: 来源:磨刀机厂家

地产商伍育华之死:房价上涨利润分配纠葛酿惨剧

房价上涨的同时,人工、材料等费用也在上涨,在项目经理侯庆国看来,自己承担了房屋滞销的风险,却没有分享到房价上涨的利润,亏了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傅天明 | 长沙报道

三年时间,他们从甲方乙方变成生死“冤家”。

这是一场因要钱引发的死亡事件。湖南金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丽都桃源”楼盘,从开建到竣工,历时三年。开发商伍育华与承建方项目经理侯庆国对一纸合同的“各自理解”,牵扯出上千万元的利益分配纠葛。

断电、堵门、打砸、跟踪、威胁⋯⋯持续数月的纠纷推进至高潮:仅半小时里,激烈的争吵与冲突,酿成一死一伤的惨剧。

被绑

2011年10月16日晚10点50分,一架从北京飞往长沙的航班降落,出差回来的周会计和公司老总伍育华一起走下飞机。当他们正要登上返城大巴的那一刻,一伙神秘男子迅速围上来。

周会计并没在意,她以为是同样急着回城的乘客,直到双手被两名男子反架背后,她才觉得不对劲了。

周会计向《瞭望东方周刊》回忆当时的一幕,后怕得流泪。在听到老总伍育华大喊一声“侯庆国!你干么子(什么)”后,她顿时明白了。

他们被押上一辆面包车,手机被关掉。周会计在车厢后部,伍育华在车厢中间。车子向长沙河西银盆岭方向驶去,同行的有3辆车,十余人。

在车上,伍育华试图让周脱险,“周会计还有细崽(孩子),你们让她下车,你们要钱也要有人去筹。”但没得到应答。

车子在长沙市北大桥南150米左右的潇湘大道上停下。伍育华被带下车,往河边走去,周留在车上。

此时,车上的人接到指令,说送周会计回家。车子往长沙市三叉矶方向驶去。途中,车上有人接到电话,说别送她回去,要先转转, 车子又掉头往望月湖方向行驶。

“有人提出要我坐出租车回去,我同意。后来他们又决定送我回去。”周会计回忆说,车子经过伍育华下车的地方时,她发现已经有警车在场。

周心头一紧,她想下车看情况,但被阻止。回到家,已近凌晨1点。她迅速拨打伍总司机的电话,然后他们和伍总家人一起开始找人。

几个小时后,他们见到的是已经躺在殡仪馆的伍育华。

周会计回忆,她被独自带离的那一段时间,大概有半小时左右。

纠纷

“丽都桃源”地处长沙银盆生态公园旁。开发商是湖南金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峰公司),其改制后成为民企,老板是伍育华。

2009年,这个小区的二期5栋房子开建,中标公司为湖南湘荣建筑工程公司(下称湘荣公司),标的额为9686万元。

本刊记者了解到,事实上的建设者并非该公司,5栋房子分别由项目经理承建,他们以湘荣公司名义签约,条件是缴纳1%的管理费,签下的价格大约比备案合同的价格低1000万元左右。有业内人士介绍,这是行内的通行做法。

伍育华的弟弟伍永华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1、4、5号楼已经基本结算完毕,问题主要出现在2、3号楼。尤其是2号楼麻烦最多。

2号楼延期一年多,一直建到2011年下半年才大致完工,案发前尚未完成扫尾工程,亦无法竣工验收。承建方与开发方的麻烦开始了。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中国楼市也随之降温。在内陆城市长沙,楼市均价一度下降20%。

次年开工的丽都桃源,似乎没有预料到后来房地产市场的“又一春”。2011年,项目竣工。丽都桃源的房子已经从2009年的均价3200元/平方米涨到了5000多元/平方米。而当时金峰公司与侯庆国等人的承包合同中,有如下规定:

“承建方须保证销售本栋号房屋面积3000平方米(价格为小区普通对外售楼价每平方米下浮200元每平方,目前为3260元左右均价⋯⋯),以便满足施工前期工程进度款的需要,否则甲方不予支付3000平方米销售款之外的后期工程款。”

房价上涨的同时,人工、材料等费用也在上涨,在项目经理侯庆国看来,自己承担了房屋滞销的风险,却没有分享到房价上涨的利润,亏了。所以他提出,金峰公司应按2600元/平方米的溢价补给他,一共是780万元。加上其他一些增补项目和费用,他要求开发商增补1000万余元。

2011年7月,湘荣公司向金峰公司发出结算书,要求2号楼结算金额为2460万元,为合同约定价格的179.6%。

金峰公司认为,原承包合同是双方协商一致共同签署的合法有效合同,应予尊重,工程尚未竣工验收,付款到1320万元,付款比例已达96%,实不存在“拖欠工程款”的问题,对方索要2460万元没有依据。

发酵

2011年中秋节前,侯庆国等人多次找伍育华催要工程款无果。

侯与一些人到“丽都桃源”门口倾倒垃圾、砸售楼部、破坏配电设备,包括用钢管将小区内的大门焊死。其时正值业主进场装修高峰期,不少业主表示气愤。

“大门都被焊死了!想上楼,要么翻墙,要么得绕走地下停车场。”一名不愿具名的业主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施工方与开发商的纠纷发生多次,在派出所和街道出面调解后不久又卷土重来。对此,小区物业长沙岳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也颇为无奈。

8月份以来,侯庆国等人连续一个多月在小区闹事,大的冲突共有三次。有一次,2、3号楼的配电柜被搬走,两栋楼停了电,一位年近70岁的婆婆正好出电梯,差点因停电瞬时被夹住。

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说,最严重的时候,一些人要对业主动手。

金峰公司做了统计,8月以来,小区内发生重大冲突多起:

8月17日,小区唯一通道整天被堵;

8月18日,小区道路上被人倾倒垃圾两卡车,倾倒已搅拌的混凝土一卡车,致使业主无法出进;

同日,售楼部遭遇大肆打砸,员工遭驱赶,配电设备被破坏,致使3栋住宅停电;

9月8日,20余人头戴盔甲手持棍棒封堵小区大门一整天,并焊死1号、2号、3号楼单元大门;

9月9日,10余人继续封堵小区大门。

“找过岳麓区政府部门,找过派出所,多次报警,都没办法解决,一直到现在。”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说,每逢施工方来小区闹事,物业公司便会向当地派出所报警。纠纷一直持续到国庆后,此后就听到开发商出事的消息。

“丽都桃源”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主说,他们人多势众,开口就打打杀杀,没有人敢对他们怎样。

9月以后,侯等人放松了对小区的“围攻”,转而跟踪、威胁伍。伍曾向员工和家人讲侯一直在跟踪他。

“他有一两个月没在家里住了,偶尔回家看一下。”伍育华的妻子说,侯庆国等人一直想绑架伍育华,他只能东躲西藏。

伍永华说,9月20日侯庆国给他哥哥发了一条短信:“信不信由你,我明天定送花圈给你。”侯庆国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确实发了这条短信。

有一段录像显示,侯等8人,其中3人身着消防警服,谎称消防检查,冲到金峰公司办公室寻找伍,伍当时出差。

致命

回溯到10月16日晚。

致命的半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会计回到家中给司机打了电话之后,司机接了她与伍育华的妻子。伍永华接到电话时是17日凌晨2点40分。

凌晨 3点,他们赶到湘雅医学院附三医院。伍永华到急诊室查120记录,结果只看到侯庆国的名字。

他们在医院找到了侯庆国,几个民警在旁边。他们问民警,没有问到确切信息,侯庆国则一言不发。

之后,他们赶去案发地银盆岭派出所。伍永华说,当时警方没有提供伍育华的情况,快4点伍家被告知,人已经到了殡仪馆。凌晨5点,他们见到伍育华的尸体,已经被冰冻。

据伍永华描述,伍育华肋骨骨折,右腿膝盖错位,头部似乎有打击伤。

家属了解的情况是,出事以后,参与作案的共有15人左右,绝大多数逃跑。除了受伤的侯外,还有一名嫌疑人谢武留下来并以“有人跳河”报案。120到达后,伍育华和侯庆国都躺在地上,确认伍育华当场死亡,侯庆国被送往湘雅附三医院。司机被警方带走。

伍育华被挟持到湘江边后发生了什么?两人到底是怎么下去的?

本刊记者在湘江北大桥南边150米处的潇湘大道看到,路面下有一段从江边修建上来的防洪大堤,中间是地面平台,边上有大理石栏杆。从地面到栏杆平台,需要费劲才能爬上去。栏杆有一处缺口,从缺口处望下去,正是伍育华跌落之地。

伍永华向本刊记者介绍,他当晚赶到现场时,看到中间一片草被压倒,一些灌木也被压断,栏杆边上还有啤酒瓶碎片。

10月24日晚,本刊记者在湘雅附三医院见到了关键人物侯庆国。他承认是自己带的头去找伍育华,“平时总找不到人。”至于伍的行踪,他说是从一名保安那里打听到的。

侯说,到了潇湘大道边时,他对伍育华说:“兄弟,今天你不给钱,那我们就到湘江河里走一趟。他说可以啊可以啊。结果他走到了防洪坡上。”

他把伍育华按在了栏杆平台的缺口处,说恨不得把他丢下去。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李某就在边上砸烂一个啤酒瓶。伍育华说眼睛进了玻璃碴,侯就把他拉了起来。后来伍答应解决他的问题,但是侯说不行,要把三个人(项目经理)的问题全部解决。

伍没有答应,矛盾迅速升级,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侯说,两人一起跌下了大堤,自己背部落地受伤,伍则丧命。

湘荣公司一名负责人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侯庆国等人的做法系个人行为,他们公司多次参与协调工程款纠纷,也多次劝导侯庆国等人走法律程序。

本刊记者从长沙市公安部门了解到,目前警方已对伍育华的尸体做了法医鉴定,案件的相关调查情况以及定性,暂不便对外透露。

alevel课程是什么

ap辅导

alevel物理补习

alevel课程难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