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刀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少鬼传50乌鸣传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6:45 阅读: 来源:磨刀机厂家

《云少鬼传49惊雷诡雨》

第五十章 乌鸣传说

只是大约过了三四秒的光景,我爹竟然不顾父女之情,毅然决然的朝我胸口刺来那把血淋淋的匕首。当时我被他疯妄的样子吓得差点儿魂飞胆散,顿时目瞪口呆的惊望着匕首。

就在刀尖快要划破我的衣服的瞬间,突然乌鸣村夜空中冒出一道闪电雷鸣,爹爹连同手中的匕首被利箭般突如其来的闪电击落在了地上。当晚虽然没有月光,但我照样看得清“爹爹被闪电击倒在地上以后,头顶脑门好似飘出了一道黑烟,缓缓向村外散了去。”

村里都说“这是阎王爷显灵啊,这柳汉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可是村民们说完后,不过一分钟的光景,我爹竟苏醒了过来。拍了拍脑袋,若无其事的说道“这头疼的厉害,我这是怎么了?”

“他竟然对自己当晚所做的事情,全然不知,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云天你说奇不奇怪?”若汐说

“这是很奇怪,我看你爹八成是被鬼附身了。不然他怎么会突然醒来之后,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做了什么事。”我说

“当时我也是那样想的,可是我爹从来没有招惹过孤野亡魂啊!”若汐说

我莫名的问了一句“那你爷爷呢?他有没有做过什么……”我话没说完,若汐就接应道“在我小的时候,我听我娘说过爷爷以前年轻的时候,常年奔波在外,至于在外面做什么?村里根本没有人知道。”

“那你祖爷爷【爷爷的爹】他们都不知道吗?”我说

“恩,都不知道。我只听娘说爷爷刚出世的时候,祖奶奶就已经死了,所以爷爷一直都是祖爷爷一个人带大的。因为祖爷爷平时忙于挣钱养家糊口,也就很少和爷爷说话沟通,所以爷爷从小性格都很孤僻。直到爷爷十五岁那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背着祖爷爷偷偷的跑到了外地。每一年就只有一封书信寄回家中,所以也就没人知道爷爷在外面到底在做什么活。”若汐说

“那你爷爷是怎么跟你奶奶回家成婚的呢?”我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只知道奶奶以前不是我们村里的人,至于她家住何处,为何嫁给爷爷,我和娘都不清楚。好像连我爹也都从来都没问过奶奶这些问题。”若汐说

“哎——若汐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恕我实话直说我思前想后了好一阵,总感觉问题出在你爷爷身上。”我说

“云天,先不说我爷爷的问题。我想问你是怎么跟我爷爷走到一起的。”若汐问道

“你还记得今晚在村口湖边,我们分别过后我说的话吗?”我说

“记得啊,你不是想要找地方投宿吗?”若汐说

“恩,我的确是想在你们村子里找地方住一晚,可是我走了好几家,敲门后都没人敢开门。最后走到你爷爷奶奶他们那间老屋的时候,我看到屋里有灯光所以就敲门进了去。当时我见两位老人家,面向慈善,也就没管那么多。”

“半夜的时候,我被一阵唢呐锣鼓的声音给惊醒了,于是就好奇地瞧瞧走到了门口。恍然就看到你坐上的那顶喜轿和地上掉落的那只绣花鞋。后来我又听到了你的哭声,就跟着哭声追了上去。直到刚才在河边看见你奶奶的时候,我才突然明白原来我投宿的那间老屋是藏有两个老鬼的鬼屋。而你爷爷已经把冰凉凉僵硬的手放在了我肩上,就是在河边我才碰上你爷爷鬼魂的。”我说

“云天,你别再吓唬我好吗?我害怕。”若汐说

“若汐,我没有吓你,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可以向阎王爷发誓如果刚才我说的话里有半个字是假的,我段千云天就……”我【就】字还没说出口,若汐立马捂上我的嘴唇说道“云天,我相信你。可是……可是。”

“若汐,你别怕,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我会帮你的。”我说

“可是,云天,从我上喜轿以后,我根本都没有哭出过声音来。你听到的哭声,怎么会是我的声音呢?”若汐说

若汐说的这一番话,犹如一阵晴天霹雳,把我身体里的三魂七魄吓的连一魂一魄都没有了。于是我惊诧的问道“若汐,这怎么可能?我听到喜轿里的哭声和你在湖边哭泣的声音一模一样,我敢确定绝对没有听错。”

若汐并没继续回嘴我,反而我们就这样沉默苦思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便忍不住说道“若汐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刚才说的话。我应该相信你的。”

“云天,我并没有生你的气,刚刚我只是在想这村里到底还有谁的声音能跟我一模一样。”若汐说

“呀——我知道了。若汐肯定是有人故意利用你的哭声把我引到屋子外面的。”我说

“就算是有人想把你引诱出来,可是你跟我们乌鸣村毫无瓜葛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到底想利用你做什么呢?”若汐说

“这……这我就不清楚了。我想我们如果想要找到答案就得进入你们乌鸣村的禁地,才能知道里面到底藏有什么秘密?”我说

“云天,村里的禁路和禁地是不准任何人擅自闯入的,而且关于禁地的传闻,一想起来到现在我都觉得非常可怕。”若汐说

“禁地里有什么传闻啊,若汐,你说来听听。”我说

“这……哎——反正这里就只有你我两个人,还是告诉你算了。小时候听大人们说乌鸣村为什么会用【乌鸣】这两个晦气的文字作为村子的名字,就是因为在两百年前,这村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一天晚上飞来了一群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大黑【乌鸦】。他们盘踞在山顶四周,每天晚上都会冲着村子,凄厉的嚎叫。仿佛就像是在寓言村子里将会有什么大难降临一样。”

“村子几乎是每个晚上都会被吵得鸡犬不宁怨声载道。村民们想着,如果长期这样下去,这一大群黑乌鸦不非得把他们给吵死是不会罢叫的。所以村民们就打算用火驱赶乌鸦,可是这火还没烧死黑乌鸦,几个年轻力壮的村民就已经被它们给活活的咬死了。”若汐说

若汐一提起黑乌鸦,我就想到了小时候煮尸客栈小六被乌鸦啄死的凄惨画面,五脏六腑顿时一阵翻腾汹涌,差一点就快呕吐了出来。于是我猛力倒吸一口山间凉气,立时感觉舒服了很多。不过,若汐现在提到的乌鸦,会不会和我刚才在林子里遇到攻击我的那群黑乌鸦是一起休憩的呢?

如果他们真的是一起的,刚才被我宝玉吸进去的也就不过百来只,莫非这村里还有更多的数不胜数的黑乌鸦?那我和若汐现在岂不是非常危险?

“云天,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啊!”若汐问道

我被若汐用手一拍,顿时心中一惊,说道“我在想……我在想刚才我追喜轿的时候,在树林里突然遇到了数百只的黑乌鸦,不知道它们和你口中所说的乌鸦是不是同一种的?”

“什么,云天,你被乌鸦给缠上了?你没事儿吧。”若汐紧张的关切道

“你看我现在像有事儿的人吗?你放心,我现在好得很。嘿嘿——”我说

“那你是怎么从乌鸦堆里逃出来的啊!”若汐问道

我感觉现在还不能告诉若汐,乌鸦被宝玉吸进去的事情,于是撒谎说道“本来那群黑乌鸦是想要把我吃掉的,可是后来林子里突然出现一阵模糊的呼唤声,它们听见声音后,就朝着呼唤声飞了过去。”

“奇怪了,我怎么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啊!难道乌鸦一直都是有人在掌控的吗?”若汐说道

“有没有人控制它们,那我就不知道了。我看若汐你还是接着把故事说完吧。”我说

“那好,我接着跟你说自从村民用火得罪过乌鸦以后,乌鸣村从此就不在变得太平。它们不再是朝着乌鸣村嚎叫,而是直接用嘴咬烂村民地里的粮食谷物,以便达到它们的目的让村民断绝粮食。甚至后来它们的做法更令人发齿,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村民们根本也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若汐说

“那后来呢?乌鸣村应该不会就那样被毁害了吧。”我说

“乌鸣村并没有被黑乌鸦毁掉。因为村子有一天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云游道士,他说如果想要阻止乌鸦祸害村子,就必须修建一个【人祭阵】,才可以降服乌鸦。按照道士的做法,村民们立刻动员全部村民,一起修建人祭阵。经过大家团结一致的不懈努力,不过三五天的时间,人祭阵就已被修建完成。道士开启法坛之后,所有的黑乌鸦全部被吸进了人祭阵中。从此村子的人便一直过着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的生活。”若汐说

“若汐,照你这么说,黑乌鸦被困在人祭阵,是不可能飞出来的。那之前在林子里袭击我的乌鸦,它们又是从哪里飞过来的呢?”我疑惑的说道

“所以,我就很纳闷了。你说有乌鸦想要吃掉你,可是我们村里这几十年以来,从来都没有乌鸦出现过的啊!”若汐说

“哦。可是,若汐你知道人祭阵修建在什么地方吗?”我说

“呐——就在这座山上。不过一直都没有知道人祭阵的阵口在什么位置。”若汐说

“那这件事情就很棘手了。等我想想整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汐你还记得你爷爷当初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全身上下的衣服有没有被雨水淋湿?”我说

“这,等我想想啊!哎呀,我记起来了云天,你不提醒我,我还真给忘了爷爷背着我爹回来的时候,是我亲自给爷爷端了杯热汤过去的。我敢肯定爷爷当时全身上下除了鞋子是湿的以外,其他地方全是干的,就连头发上也没有任何湿润的痕迹。”若汐说

“那这山上有没有可以避雨的凉亭之类的房屋呢?”我说

若汐坚定的说道“绝对没有。而且这山上的禁路,平时没有人敢一个人跑来砍柴的啊!”

“若汐看来,你爷爷真的是有问题啊!别人不敢做的事,他偏要做,而且还是一个人单独行事。”我说

(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乡村鬼故事大全》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