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刀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医疗过失致双胞胎脑瘫20年未了纠纷让谁蒙羞-【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15:10 阅读: 来源:磨刀机厂家

2012年8月,记者在丹家拍摄的丹永安与两个孩子的照片

调查动机

脑瘫双胞胎儿子出生伊始,父亲为救治孩子遍寻医学专家、教授,一边治疗一边知晓了孩子致病的原因,遂以医疗损害赔偿为由将医院告上法庭。

这场诉讼历经三级法院一审、二审、申请再审、裁定驳回、省院裁定再审、再审终审,最后由省法院提审后发回原审法院重审,如今官司辗转11年尚未出现终局。

两个孩子年近20周岁,这位父亲是如何在社会关爱和帮助下走出离婚、父母病故、经济拮据、照料艰辛等种种困扰和磨难的?记者进行了持续多年的跟踪调查。

隆冬时节,雾霾笼罩。河南省焦作市的城区与郊野也迷蒙在天地混沌的雾霾中,匆匆行走的路人不时发出厉声咳痰或清嗓之声。

1月14日入夜时分,记者走进焦作市站前路铁路西区家属院,叩响一幢宿舍楼一层那熟悉的房门。48岁的丹永安应声开门,嗓音喑哑:

“丹澎、丹湃哥俩儿都病倒了,还传染了我。”

床边堆满空药盒墙上吊挂输液瓶

这是记者第三次来到丹永安的家。

刚刚进门,屋里就传出一阵剧烈的呕咳声。那是丹永安年满19岁的小儿子丹湃,蜷缩在堂屋大床上的被窝里。床头所倚的墙壁上有根大钉子,上面吊着药瓶,药液顺着细细的透明软管,通过脚面静脉血管扎入的针头输进丹湃体内。

2009年7月那天,记者第一次走进这个家,丹永安的母亲正倚在大床上输液。老人家紧紧握住记者的双手,眼里噙着泪水,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3个月后,她因肺癌不治去世。如今,躺在这张床上输液的是丹湃。

“我给孩子输液扎针特准,十多年啦,医院护士都比不了。”

丹永安蹲在床头,话音里很有些自豪。床脚、桌下堆满空药盒,桌面上凌乱堆放着未开启的药瓶。丹永安拿起“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说那瓶药的批发价是550元,有时一天用一瓶。

去年8月,记者第二次走进这个家,在后院和小平房里看到满地、满屋的空药瓶、空药盒,据说清走那些瓶瓶盒盒就装了十几大麻袋。

这次,丹永安告诉记者,二十多天前,丹澎率先发病,口唇黑紫,发烧干呕,继而丹湃发病,症状相似,还时不时地尿湿裤子、尿湿被褥。家中点燃的灶火上放置着一只药砂锅,锅里煮着芦根、杏仁、石斛和铁梨。这是丹永安从电视播放的中医药节目中学来的,他说两个孩子喝下这个药汤效果很好。

记者正与丹永安聊着,里屋床上躺着输液的丹澎要起身小便。

丹澎比丹湃早出生两分钟,他在当地一所公办启智学校入读,生病后不能去学校。4年前记者见到他,他只能简单发音,如今可以说几声成句的话。丹永安一手举着输液瓶,一手搀着比他高出半头的大儿子慢慢走向卫生间。

没多一会儿,丹湃躬身剧烈咳嗽,丹永安走到床边扶起小儿子,给他披上衣服,用手一下下拍击背部。

记者看到卫生间里有个小浴缸,里面浸满床单、衣物。丹永安说小儿子尿得太勤、太快、太多,来不及换洗的衣物和床单都先泡在这里了。后院晾衣绳上一排晾着五条棉毛裤,丹永安伸手扯扯冻得梆硬的棉毛裤,只听一片“吱吱嘎嘎”的细响。就这样,他取回后要在暖气上烘干。而家中的暖气片只有微微温热。

妻子离婚弃家而去

年迈父母操劳病逝

结婚前,丹永安无忧无虑。

他身材不高却健壮灵活,24岁从陕西安康水利局调到郑州市铁路局焦作北站工作,工作之余经常现身足球场上,不知疲劳地奔来跑去。

婚后,妻子怀孕,临产前经医院B超扫描得知是双胞胎。

1993年7月28日入夜时分,双胞胎男婴降生在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哥哥冠名丹澎,弟弟丹湃。产科医生对守候良久的年轻父亲说,“母子平安,请放心”。

丹永安眼见刚刚出生的双胞胎无精打采,两位护士分别喂奶时,双胞胎吮吸无力。3天后,小哥俩儿相继出现面色青紫、口唇青紫、口吐黏液、全身抽搐的症状。而他们的母亲也卧床高烧40摄氏度,慌得丹永安整日里在医院儿科、妇科病房之间奔来跑去。

经过二十多天紧急抢救,双胞胎兄弟暂时脱离了险情。此后两个月,丹澎、丹湃两次因身体剧烈抽搐入院救治。相比之下,弟弟丹湃病情更为严重,伴随着昏厥、抽风的症状,小家伙双眼视神经萎缩……

丹永安夫妻抱着兄弟俩上路,遍寻权威专家诊疗,从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转至河南省人民医院、河南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郑州市第二中医医院、郑州市管城区人民医院,又赶赴首都北京,前往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医院、同仁医院、协和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广安门医院。

一次次心怀侥幸,一次次面对冷酷事实,一次次地从专家教授的指教中知晓了双胞胎儿子的发病缘由——出生记录评为“6分、7分”,呈现低度窒息,两个新生儿“五分钟复评”一栏在病历上没有填写,被认为“因生产过程延长,在母体缺氧,吸入羊水,产生炎症”,以及“出生后未及时采取补救措施,致使病情加重”。>>专家称小儿脑瘫可治疗和预防康复治疗待规范

妻子精神崩溃,无法承受如此打击,就在丈夫与她商议走法律途径维权时,她弃家离开,此时,她生下这对双胞胎仅8个月。随后,这位母亲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讼申请,而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下达了准予离婚的判决书。

“孩子需要妈,你法院却判离婚,于法于情都不行。”这成为丹永安无法消解的悲愤。

双胞胎兄弟在成长发育的十多年里,常常白日贪睡,入夜多动,要吃要喝,咿咿啊啊大声喊叫,就连抽搐、晕厥、发烧也多发生在夜深时分。

丹永安母亲曾向前去采访的记者喟叹,老伴在世时,她和儿子仨人没睡过一整晚好觉,夜夜惊扰,夜夜起身。只要连续折腾几个夜晚,丹永安白天就常常感到眼冒金星,脑袋昏昏沉沉,迈步跌跌撞撞。

老父亲拼力操劳,熬到孙子4岁大以后瘫痪在床,6年后抑郁去世。他一辈子省吃俭用,临终前多次拔掉输液针头,连说不必再添麻烦。

老母亲愁得天天抹泪,病重住院后躺在病床上连连悲叹儿孙太苦。

丹永安一边回忆着,一边扭头凝视两位老人躺过的那张大床,喃喃道,“父母和孩子全都病倒的时候,那——可难啦”。

求助签名奔劳千里

两任院长亲笔批示

丹永安记得初次与医院负责人交涉如何救治双胞胎时,人家语气柔和地建议:“你去法院告我们吧,法院判多少,我们就赔多少。”27岁的他,哪里能预想到,未来的诉讼之路会有多长。

20年光阴转瞬将逝,官司至今仍在程序中辗转。

1994年,丹永安去焦作市解放区法院申请立案,得知必须要有医学鉴定结论。他向市卫生局递交医学鉴定申请遭到拒绝,便想办法去北京找卫生部,拿到卫生部专门为他封好的文件返回郑州,然后在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那里拿到随附文件注明要求的字条。最终,他将那字条连同卫生部文件一并交给了焦作市卫生局。

转年入春,丹永安接到通知,在交纳300元鉴定费后的第三天,领到了焦作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作出的鉴定结论——“(本案)构不成医疗事故,故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丹永安不认可鉴定结论,再去省卫生厅交涉,结果双方闹僵了。

经济收入拮据,双胞胎儿子就医用药难以为继,丹永安不得不硬着头皮、忍受着喝斥和白眼,苦苦寻觅解决办法。在河南省人大,他闻知联系人大代表为其求助信签名,有可能改变僵局。

“新长征”开始——他用屉布包好母亲烙好的张张面饼,登上火车,坐上长途客车,在好心人帮助下遍寻人大代表。他白天面呈材料、费尽口舌,晚上找一处遮风避雨的公共场所,或坐或卧迷糊到天亮。

六载春秋,寒暑交易。

“全省将近120个人大代表,我几乎全找了。”

1999年6月,丹永安争取到32名人大代表在求助信函签名,再把这份来之不易的信函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来年春天,这封信函被转送河南省人民政府。不久,时任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李道民对这一信函作出批示。

于此,丹永安向焦作市解放区法院提起的诉讼于2002年7月被该院立案受理。他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方赔偿各项损失300万元及承担诉讼费用。

时隔11个月,丹永安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他不服判决,上诉至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年12月3日,焦作市中院下达终审判决,认定“丹澎、丹湃上诉无理”,维持原判。

此后4年半可谓“官司打滚”:申诉,驳回,申请再审……

丹永安生性腼腆、言语不多,艰辛诉讼磨砺出内心深处一股令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坚毅,他是铁心要将真相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究竟谁冤枉了谁”。

并非意料之外的转机出现了:2008年7月1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签署了一份民事裁定书,裁定由河南省高院提审丹永安不服焦作中院终审判决的再审申请,中止原判决执行。

2009年7月30日,恰逢丹澎、丹湃刚刚度过16周岁的第二天,兄弟俩在父亲、姑姑、奶奶、姨奶奶的带领下,坐在河南省高院法庭的旁听席上,聆听了由吕达法官主持的庭审。

记者从北京赶赴郑州,也旁听了这起医疗过失损害赔偿纠纷案的审理全程。

病历证据质疑合理

上海鉴定保密委托

2013年1月14日,星期一。

上午时分,记者走进河南省高院办公大楼。审监庭副庭长吕达开完部门会议,向记者介绍了案情:河南省高院提审该案后,院长张立勇批示要做好该案的司法鉴定工作,明确指出“在鉴定机构选择符合法律规定前提下,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2011年12月19日,河南高院就这起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下达民事裁定,撤销焦作市中院和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的3份判决及1份裁定,将此案发回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重审。记者注意到,自河南省高院裁定提审该案至下达发回重审裁定,其间历经41个月、近3年半之久。

“案件在我们这里审理的时间有些长。”作为审判长,吕达法官解释说,原因在于先后经历了北京和上海两次司法鉴定。

记者在丹永安家看过那两份司法鉴定,一份是(北京)中国科协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书,鉴定意见为:“根据送鉴资料、现场阅片,参考听证会上医患双方的陈述,目前无依据说明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并与被鉴定人的疾患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另一份是(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书,鉴定结论为:“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对新生儿肺炎抗感染措施不力,病情变化观察不严密,存在过错,不排除该过错与丹澎、丹湃目前的后遗症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

两次司法鉴定均由河南省高院委托,首次鉴定受理日期为2009年3月25日,二次鉴定受理日期在2011年4月8日。时隔两年两次鉴定,其间发生了什么。

今年62岁的退休干部买易君,既是原告方除律师之外参与诉讼的委托代理人,还是丹永安的姨妈。2009年4月24日,中国科协司法鉴定中心在北京主持召开司法鉴定会,买易君不仅与鉴定方、法院接洽、商议,还参与了鉴定全程。

“鉴定方坚持要求带两个孩子去北京参加鉴定,我专门从郑州为丹湃借来一部轮椅推他去,结果鉴定会上没有一个专家看看他并问他病情怎样。”买易君气愤的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一点,她指斥医院一方违反规定私下接触鉴定人,还有涂改病历、添加文字、改动日期、页码缺失等蹊跷情况,以及鉴定听证会听证过程与鉴定意见存在很大差异,她多次索要听证全程录音未果。

“北京的鉴定结论出来后,丹澎、丹湃的委托代理人提出很多合理怀疑意见。”吕达法官告诉记者,为确保鉴定公正,河南省高院决定在委托第二次鉴定时,隔离双方当事人与鉴定机构的非正常接触和联系。

重审待定异地管辖

医院坚称没有过错

1月14日上午,记者从河南省高院得知丹澎、丹湃诉讼案卷已于去年4月发回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重审。于是,记者在下午赶赴焦作市解放区法院询问案件审理进程。

“我们原计划准备今天下午召开审委会,研究重审这起案件的事情,但没能开成。”

焦作市解放区法院分管民事案件的副院长贾绍军对记者说,他刚刚从该院执行局局长调任副院长,对案情不是很熟悉。

贾绍军拿起办公电话,向该院民二庭承办法官申琳询问,然后转述说,去年6月该院接到河南高院发回重审的案卷,但原告方于同年10月递交了对焦作两级法院不信任并要求回避的书面申请。

“这涉及到法院管辖的问题,是要求焦作之外的法院审理。”贾绍军表示,尽管管辖问题不由该院决定,但焦作中院要求该院将此事提交审判委员会决定后上报,再由中院审委会报请省院,“最后由省院拍板决定由谁来审”。

在贾绍军看来,“人家对这个法院的审理工作表示怀疑,你怎么处理都不合适”。

1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这家医院创建于1965年,是一所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

“我们医院对此非常非常无奈。”医院法制办主任邢和平一边说着,一边用纸杯为记者端来一杯热水,白色的纸杯外壁上印有红色小字——“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

该院1999年成立法制办,邢和平就来到这部门工作。他确认丹澎、丹湃这场官司是这家医院历时最久的一起法律纷争。

“我们不想赔一分钱。”邢和平语气很坚定,他对第二次司法鉴定非常不满,认为这是“搞多头鉴定、重复鉴定,违背司法鉴定的基本精神”。

记者问这位主任,既然不想赔一分钱,医院为何在省高院主持调解下同意拿出20万元?

“一是资助,一是化解矛盾纠纷,对不对?”邢和平这样回答。

丹永安将不信任焦作两级法院的申请递交后,新一轮的法律程序行将运转,抵近知天命之年的丹永安仍然无法断定至今未现终局的这场官司将会持续多久。

去年4月,在河南省高院主持的调解下,丹永安领取到医院预先支付的10万元“资助款”,而白发滋生的他忍不住喟叹道,“这些年怎么挺过来的,我都不敢回想”。

不离不弃悉心学医

父爱如山社区楷模

多少年来,不止一人悄悄向这位终日疲惫的父亲耳语,“你还年轻,放弃吧,再找个人结婚,生个孩子……”丹永安的由衷回应是,“孩子太可怜,我不能那样做!”

去年6月,引发全国公众关注的“溺子案”主角——韩群凤,在耗尽家财为一对脑瘫双胞胎儿子救治养育13年后,终因经济困难,无法承受巨大精神压力,做出溺毙双子后服毒自杀的涉罪行为。

谈及此案,丹永安沉默良久,说,“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就在此时,丹永安体检查出自己患中度脂肪肝,程度已接近肝硬化,还查出高血脂、高血压,心率过快。大夫的建议是“避免长期劳累”。

丹永安坦言自己有过多次悲观绝望的崩溃时刻,也有过自杀念头,但最后总会想到“无论怎样,孩子是无辜的”,再就是“我要让这俩孩子好好活下去”。

丹永安克服困难的动力和“秘诀”来自那些提供无私帮助的老医生、老医疗专家们,在他们的同情、鼓励、帮助和引导下,这个仅有初中学历的工人,开启了内心的天资悟性,令真诚帮助他的人们感到莫大的惊喜。

一位老医生担心丹永安学医畏难,搁下一句话,“学医啊,没人去逼你这么做,是你自愿做的”,丹永安把这句话沉在心底,立誓不离不弃两个孩子,有闲暇就捧起借来的、别人赠予的医疗专业书籍一字字细读,从产科、儿科医学知识、医疗手段、医疗程序,延伸到医治小儿容易感染的呼吸道、消化道疾病方法。他苦读、苦学再经专家、教授指点实践,不仅能够正确配药、打针,还知晓哪儿能买到最便宜的片剂和针剂。

“医学有医学的规则,法律有法律的规则,只要掌握规律,学什么也好学。”丹永安对记者说,“我做这些事,并不知道会达到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我要救孩子,让他们好好生存,就必须尝试去做。”

支撑丹永安对孩子不离不弃信念的正能量,还来自亲朋好友、领导同事,甚至是陌生人的援手,哪怕是点点滴滴,都让这个含辛茹苦的单身父亲心怀感激:

去年4月,焦作市解放区焦南街道开展首届“您身边最感动的人”评选活动,丹永安以高票入选,被社区民众誉为“父爱如山好榜样”。

官司输赢固然对坚持20年来的丹永安意义重大,但这位单身父亲有个心愿:

脑瘫孩子是任何家庭难以承受的负担。如何为那些孩子不完整的人生建立起相对完善的医疗、教育、康复条件,把社会关爱变成具体的社会保障措施,这也是他最最期盼的。

二战风云2单机破解版

神谕大陆游戏

铠甲战士英雄传说内购版

飞升三国

相关阅读